提供方向 北京车展与韩系车的

(原标题:北京车展与韩系车的“未来之论” | 记者仔细观察)

韩国汽车工业协会(KAMA)运营委员长金泰年曾在韩系车企工作十余年,并与中国车企、行业协会及机构保持密切联系。在他显然,中国举办北京车展的背后,既是后疫情时代中国汽车产业复苏的体现,也为韩系车的未来发展获取了方向。

金泰年曾经多次访问过中国的车展,虽然今年因为疫情而无法观展,但他仍然通过在线的方式了解今年北京车展的信息。金泰年对北京车展、上海车展上展览的“先进车型”印象深刻,以至于他在社交网站上,将北京车展和上海车展叙述为“通往未来的展会”。

“早些年的北京车展,主要还是以很多实用性的车型居多,但近几年需要看见越来越多的未来汽车技术与概念车。”金泰年表示,韩国汽车行业近日最热门的词就是“未来之论”,面临不确认的外部环境,韩国企业对于未来应当何去何从的辩论越来越多,而北京车展上反映的产品技术趋势,为韩国企业获取一个方向。

金泰年表示,目前韩国车企遇到的最大挑战,乃是如何在全球汽车产业变革中,既要保持着技术方面的领先,又要确保更加平稳的收益来源。根据韩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2020年上半年,韩国的汽车产量为162万辆,虽然首次位列全球第四,仅次于中、美、日等汽车传统强国,但韩国的汽车出口量却连续数月呈现出暴跌态势,这对于销量将近七成来自海外市场的韩国车企而言不是一个好现象。

在中国市场,韩系车也在最近几年连续下降,销量和历史高峰相比削减了近一半。结合现代汽车在本届北京车展上展出的车型和技术,韩国大信证券分析师金友珍认为,现代汽车正希望通过从产品、技术到营销的一系列改革,重获中国市场的注目。

金泰年回应,中国市场作为全球为数不多维持正增长的市场,全球更多企业不会去争夺中国市场的份额,而韩系车要取胜,就要改变韩系车在中国廉价的品牌认知。今年9月,现代汽车首席副会长郑义宣也表示:“下一步现代汽车在中国市场,将以提高品牌形象、提升收益效率为主线,以销售SUV及高端车型等高可选价值车型、推展新能源汽车,以及在非汽车领域扩大事业版图为三大目标。”

北京车展期间,现代汽车、北京现代以“将未来转交现代”为主题牵头展览。现代汽车及北京现代先后发布了第五代途胜(参数丨图片)、首款进口车型帕里斯帝、配备电动车专属平台IONIQ的显电概念车及首款专属平台氢燃料汽车NEXO。其中途胜是一款紧凑级SUV车型,于2004年开始销售,至今在全球已销售超过700万辆,是现代汽车的几大经典系列之一。此外,现代汽车还针对进口车型帕里斯帝公布了线上与线下融合的销售模式,此举的目的是降低现代进口汽车创建渠道的成本费用。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2019年,日系、德系、美系、韩系和法系SUV分别销售168.2万辆、164.3万辆、51.5万辆、39万辆和7.2万辆,占到SUV销售总量的18.0%、17.6%、5.5%、4.2%和0.8%。今年8月份名列前十的SUV中,自主品牌只有3款车入围,,远多于去年同期的6款车,这也给韩系车企进攻的机会。

北京现代副总经理樊京涛表示,合资品牌与自主品牌泾渭分明的状态已然被打破,这对于北京现代来讲,是一场必须输掉的战争。

根据规划,现代汽车将在未来五年内,在中国推出还包括纯电动汽车IONIQ在内的9款新车,这将是现代汽车在中国市场投放产品最多的五年。此外,现代汽车在华首个全资子公司现代商用车,将从2022年在中国生产和销售氢燃料货车,并计划向中国市场出口燃料电池系统及电池组。

现代汽车高管朴尚熙(化名)向第一财经记者回应,一系列的举动都在说明,郑义宣提出的“中国优先”不是口号,而是整个现代汽车集团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