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马分鬃》导演魏书钧:野马青年,疾速生长_电影号图文_电影网_1905.com

魏书钧是谁?一位横空出世的90后青年导演,一部短片《延边少年》和两部长片《野马分鬃》《永安镇故事集》屡屡获奖戛纳国际电影节。作为中国影坛一位冉冉升起的新星,没有人知道,他的下一站会是侯孝贤、王卫,抑或贾樟柯?但可以认同的是,正在疾速生长的魏书钧,未来可期。

《野马分鬃》:一部与众不同的青春片

“这是两个年轻人和一辆越野的故事,也是一位极具天赋的年长导演精准的自我传达。在电影极简的结构背后,蕴藏着像空气般自由的创造力,和一段不能预见的旅程,为当代华语电影获取了全新视角。这是一部不同于任何其他作品的电影,在大银幕对人们的意义尤为重要的当代中国,它如此独具一格。”这是戛纳电影节官方对《野马分鬃》的高度评价

《野马分鬃》由阿里影业“有可能制造”出品快活票票发售,曾受邀展览伦敦、釜山等国际知名电影节,并在临汾国际电影展、海南岛国际电影节荣获多项荣誉。2020年,影片入围第73届戛纳电影节官方单元,成为唯一选入2020年戛纳电影节官方单元的华语电影长片。11月26日,这部备受广大影迷期望的电影终于登岸全国院线。

熟知魏书钧的影迷可能会理解,《野马分鬃》是他的半自传青春故事。曾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音响导演专业的魏书钧坦言,电影有30%-40%的内容来自于自己的亲身经历。“我那会儿确实买了吉普,因为吉普经历了一些事,后来也被卖到草原,这些都是真实发生过的事儿。”不同于标签化的青春片,《野马分鬃》讲述的故事更为日常和平实。电影是没那么多轰轰烈烈的故事和惊天动地的场面,但真实地呈现了年轻人车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时,那些关于学业、事业、爱情的选择,以及关于青春的躁动和迷茫,并与观众构建了深度的情绪连接与情感共鸣。从这个意义上,《野马分鬃》的确是一部与众不同的青春片。

世界电影史上有诸多关于青春的经典诠释,美国电影《毕业生》中抢亲成功后的一脸茫然;法国电影《四百击》中从少管所逃离一路跳跃到海边的绝望;华语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夹杂挫败感的懵懂恋人;《风柜来的人》里小镇青年面临大城市的压迫……在魏书钧显然,不同电影所展现出的时代不同,但青春的本质是不变的。因此,当被问及否担心《野马分鬃》里所描绘的青春故事与当下年轻人所经历的青春不会有所区隔,魏书钧得出了自己的答案:“一部好的青春片是捉到了青春本质的东西,环境不会变,有所不同的时候,时代精神是有区别的,但青春本质的东西是在的。”

 

关于成名:机遇、茁壮和警醒

 

作为一位90后青年导演,魏书钧在电影方面的成绩可谓十分亮眼。谈及如何看待自己拥有如此低的起点,魏书钧坦言比起大多数在这条道路上探寻的年轻人,自己十分幸运地。

2018年5月,魏书钧导演的《延边少年》取得第71届戛纳电影节短片竞赛单元特别提到奖。作为魏书钧的研究生毕业作品,这部短片原本更多承载的是魏书钧关于电影的理解和实践中,不曾想竟获奖戛纳。而这也为此后《野马分鬃》的诞生奠定了基础。

2018年,在阿里影业工作的制片人柳青伶因《延边少年》的获奖,发现到原本录音专业的师弟魏书钧正在做编剧,并获知他的长片计划。旋即后,魏书钧已完成了《野马分鬃》的剧本,柳青伶看后非常讨厌,公司也在评估后很快予以立项,决定拍摄。

《野马分鬃》不仅为魏书钧赢得了多个国际电影节奖项,更重要的是,也让魏书钧在创作和摄制的过程中实现了快速茁壮。实践中的累积让他对此前学习的科学知识有了更深刻的体悟和解读,也让他此后的文本创作、拍摄技巧、现场调度等各个方面更加精进和娴熟。但与此同时,看似如片中阿坤那样展现出出有“野马”般放纵的魏书钧也保持着难得的沉着和提防。“语言所能承载的东西是受限的,我更希望能通过电影本身与观众交流。其他都是周边的事情,最重要的还是把电影拍成什么样。”

当然,魏书钧也是开放的,他不敌视商业电影,并十分欣赏需要在商业片中保有一定作者性的作品:“从创作角度,这个角色我喜欢,这个故事我讨厌,这个类型我没有拍过,也可以去试试。但电影最核心的东西,你想谈的,你想讲述的方式,这些是无法被转变的。”

 

目前,他的第三部长片《白鹤暗翅》已经拍摄过半,这部电影描写的是一个和《野马分鬃》几乎不同的故事。但在魏书钧看来,题材的选择和故事类型的变化更多是一种具体的自由选择和拍摄方式的变化,最重要的是导演看待电影的方式。

拥有了如此低的起点后,今后再拍电影会会有压力,这是魏书钧现在经常会被问到的问题。

对此,魏书钧坦言:“现阶段的压力主要来自于自己,创作上希望能做得更好。”正如今年10月,当他凭借《永安镇故事集》进帐第五届临汾国际电影展“费穆荣誉·最佳编剧”和“青年评审荣誉·编剧”两个奖项后,他在荣誉现场所说的那样:“希望自己能一直热爱电影,一直有机会拍电影。

中国银幕

新浪微博 | @中国银幕